昨天才发现真有那么一群狭隘恶毒的人,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抱团取暖,眼里只有她们想看到的,耳里只有她们想听到的,自始至终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她们不喜欢的作品和作者,作者的一切解释都是洗地,作者做的每一件事都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在她们眼里作者和作品带有原罪,她们极尽心机地去揣测别人所谓的阴谋,然后得出一个她们希望得到的结论。她们巴不得别的作者与自己讨厌的那位为敌,她们是所有能被拿来当枪使的作者的粉,哪怕那些作者的作品她们并没有看过几部,一旦那些作者表露出有违她们期待的态度——装作脱粉可比装作是粉要容易得多。因为对别的作品并不是真的有爱,所以她们能够狠得下心披皮上阵去拉踩,然后利用粉群将矛头导向自己厌恶的作品和作者,在屏幕后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她们整天围着自己讨厌的东西转,对作者的一举一动关注程度比粉更甚,跟自己不喜欢的作者过不去,也跟自己过不去,哪怕她们不喜欢的人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哪个垃圾场聚居。她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可能每天抱团互相转发对作者的指摘,用自认为最尖锐的词汇嘲讽几番,自以为恶心到了自己的假想敌,就是她们生活的全部意义了吧。

评论(12)
热度(83)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