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轰出】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游戏到底发生了什么

*谜之时间点,毒脑洞,不搞笑的搞笑向

*cp要素不多(不好意思地打个tag

*第一次那啥,ooc见谅orz


 @yukika 我为什么要自虐(。



【MHA/轰出】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游戏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在经历两个小时的鬼故事洗礼后,丽日御茶子终于忍无可忍地站了出来——她的脸在篝火光映照下显得格外英勇。

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她,她拍了拍因长时间绷紧而有些僵硬的脸蛋,提高了音量:“就是——我们随机排成一队,让第一个人在纸上写一个词,给第二个人看,然后第二个人用肢体语言向下一个人表达出这个词,就这样依次轮下去……由排在最后的人来猜测第一个人写的是什么词。在这个过程中不允许语言交流而且下一位也必须背对前面的人哦!”

她扬起大大的笑脸:“我觉得我们这么多人,玩起来会很热闹的!要玩吗?”

饭田第一个赞同了丽日的提议,其他女孩子也纷纷表示这个游戏听起来很有意思。爆豪啧了一声,没有表现出太激烈的反感,看来应该是觉得这游戏好歹比起前两个小时无聊至极的鬼故事大会要来得好多了。

于是除了极少数垂死挣扎要将鬼故事大会继续下去的人以外,没有人反对丽日的提议。饭田说:“既然如此,第一轮也不需要随机了,就从丽日同学你开始吧,按顺时针方向来排序,可以吗?”

丽日偏过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右边的绿谷出久:“那么最后就是由小久同学来猜,这样可以吗?”

“嗯!没问题的!”不知是在为丽日鼓劲还是在给自己打气,绿谷如临大敌般握紧拳头,坚定地说,“我一定会尽全力猜出来的!”

坐在绿谷右边的轰焦冻也探出头,朝着丽日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于是除了爆豪日常不屑地嘁了一声外,再没人提出反对意见。饭田一声令下,原本围着篝火坐成一圈的人便站起来以丽日为首排成了一队。丽日想着第一轮游戏最好还是写个比较形象的容易表达的词语,大笔一挥刷刷地便写完了。

她敲了敲背对着自己的蛙吹梅雨的肩膀,将手里写了几个大字的纸亮给她看。蛙吹先是小声地哇了一声,然后表示了然地转过身去搭上下一人的肩。

游戏就这样很正常地开始了。


作为队列最后一名的绿谷出久能够听到背后正缓慢逼近的动静,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紧张起来,一紧张他就忍不住想找点什么事做来分散注意力,于是他便无意识地开始了日常的碎碎念,内容大致是分析哪几位同学会老实地用相关的动作来表达这个词语,哪几位同学可能会为了增加游戏趣味性而刻意做出误导人的动作……尽管这些碎碎念对他即将面临的未来并不会有任何帮助。

正集中精力思考着,后方忽然传来震天一声喝:“给我看好了!要是废久那家伙猜出来了算我输!”

……原来是爆豪胜己。

或者说,果然是爆豪胜己。

丽日忍不住扶了扶额,小声嘀咕道:“明明提醒过不要说话的……”不过对方是爆豪,大概怎么强调规则都没用吧,也只能这样吐槽一下了。

虽然早有预感也早已习惯,不过亲耳听到时绿谷出久还是下意识地浑身震了一震,然后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

正胡思乱想时,背后忽地伸过来一只手,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心。

反应过来这是谁的手后,绿谷微微侧过脸,小声地疑问道:“……轰君?”

他原意是要问“有什么事吗”,却感到在自己喊出那个称呼后手心被骤然握紧,而后轰焦冻沉静的低语便传到了他耳边:“不用紧张。我相信绿谷,你一定能猜出来的。”

绿谷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我会努力的……我也相信轰君,你向我传达的信息,我一定会收到的。”

……

耳郎响香还没从上鸣电气向自己比了个心的恶寒中缓过来,偶然扫到这一幕,控制不住吐槽的欲望,转过头对丽日说:“这不只是个游戏吗?为什么那两人之间有股很谜的战前气氛?”

绿谷出久听见身后的人低低地嗯了一声。对方的手却迟迟没有松开,只是像恋恋不舍一般,一点一点放松力度,缓慢而小心翼翼地挪开了。恍惚间绿谷出久似乎觉得手心上还残留着某种温热的感觉,而那股温热沿着皮肤与皮肤下的血脉,一路蔓延至心底。

说不清道不明,毫无征兆地,心跳声都清晰起来,一下一下,像有什么在胸膛中随着某种韵律发出重击。

……怎么回事?

绿谷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


尽管游戏过程中出现了诸如爆豪大声挑衅、叶隐拼了老命也没能让下一个人明白自己意思之类的小风波,不过这些小插曲本就是游戏的乐趣之一。这个游戏80%的乐趣都来源于看他人的动作比划,于是已经完成任务的人便好整以暇地围观起剩下参与游戏的人,不时应景地发出爆笑。

游戏终于轮到了最后两人。

绿谷转过身去后,正正迎上轰焦冻注视着他的目光。轰焦冻迅速而又迟疑地移开目光,颇不自然地轻咳一声,紧接着抬手,双手的食指与拇指,在胸前稍微靠左的地方,比划出一个心形。

绿谷:“……?”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这是……心?”

轰焦冻点了点头。这显然还不是最终答案,因为轰焦冻又认真地直视着绿谷的双眼,目光如炬……然后做了个拉弓的动作。

丽日:“……噗!”

她捂住了脸,顺便憋住了笑。周遭的人也隐隐有发笑的迹象。

虽说大概从半途某几个人开始就出现了理解偏差,而且这偏差越到后边越离谱。这个偏差甚至巨大得仿佛是以光年为单位,没想到到了轰这里似乎又奇迹般掰回了正道……就是感觉方向好像有点不对。

面对围观人群的窃笑,绿谷出奇镇静,沉住气,习惯性掩住嘴开始小声嘀咕:“规则说了是一个词,那么就不可能是字数太长的句子。这个词里有‘心’这个字眼?……还是说另有所指呢?这个动作应该是拉弓吧?那么……”

他忽然想到一个短语,虽说说出来可能有点羞耻……不过如果是丽日为了增加游戏趣味性而刻意写下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吧?

在绿谷灵光一闪的时候,轰焦冻便已经敏锐地察觉到——每当这种时候,对方脸上总是会有某种神采一闪而过,即使稍纵即逝,那一瞬间的耀眼也足以刻入他眼底,再不能抹去。他忍不住出声提醒道:“绿谷?已经想到了吗?”

“嗯?……嗯!”绿谷出久从沉思中骤然惊醒,察觉到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似乎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等待他的答案,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疯狂乱跳的心脏镇定下来。

“我……大概是想到了。”绿谷出久先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在安抚好自己的紧张情绪后声音也慢慢沉稳下来,“那,我要说了?”

不知为什么看上去有点害羞。

轰焦冻十分自然地将手搭在他肩上,他似乎得到了什么鼓励,神色渐渐放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然后继续说道:

“丽日同学,答案是……”

丽日屏住了呼吸。


“‘朝我心上射一箭’?”


-END-




丽日写的是“万箭穿心”


评论(10)
热度(69)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