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长夜(二)


※严肃的画风维持不了三秒钟

※萧·智商在线却始终不到点·景琰已上线


<二>

 

 

大梁皇七子萧景琰,少年得意,蒙长兄辅导,好友相扶,无奈一夜之间痛失长兄挚友,惟有坚守心中方正以明志,秉持一腔正气以致远。多年征战,战功赫赫,虽遭打压不得志,但初心不改,本心不移。

 

就是这么一个清正廉洁,眼明心清,器宇轩昂,下至黎民上至朝臣无不对其赞颂有加的靖王殿下,终于还是遇到了这辈子第二件让他匪夷所思的事情。

 

第一件大概是为何当年林少帅掏了鸟窝偷摘了梨子偷吃了点心最后锅都莫名其妙地被他接了。

 

第二件就是现在眼前站着的少年时期的自己,用沉重的语气一脸诚挚地说自己其实是十二年后的萧景琰。

 

哦,你是十二年后的萧景琰,难道我是十二年后的林殊?

 

套着林少帅壳子的萧景琰一脸冷漠地想。

 

此时此刻的萧景琰,脸上毫无波动,内心心理活动却瞬息万变。在对面这位自称是十二年后的萧景琰说完那段话之后短暂的迷之沉默中,真·十二年后的萧景琰内心已经变成了爆炸的私炮坊。

 

这就有点尴尬了,我是该跟他说这么巧我也是十二年后的萧景琰幸会幸会还是说你谁啊我才是十二年后的萧景琰你走你走?

 

不不不,按现在状况来看最好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一点一点从对方话中找线索比较好?

 

萧景琰对自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觉得自己可能没法通过对方的话来推理对方是谁。

 

不过,现在的重点真的不是去找林帅和皇长兄商量如何避免赤焰案发生吗?

 

萧景琰陷入了沉思。

 

抬起头来时他发现对方也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片刻后对方轻咳了一下:“方才我说的话,你可相信?”

 

嗯,要是我真的是林殊的话,我大概就相信了,我也挺想相信的。

 

萧景琰非常诚恳地望着对方:“我信啊。”

 

那个啊字是棒读出来的。

 

对方无奈地抽了抽嘴角,刚想说点什么,忽然脸色一变,然后飞快地甩了一句“总之不管你信不信你都必须做点什么防患于未然”,再然后就神情恍惚地直直望着前方了。

 

萧景琰也被他带得有点神情恍惚。

 

然而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被逐渐抽离。就像以往一样,很快他就会离开这里回到靖王府。

 

他以为自己还有时间做些什么,可事实上他什么也没做成。

 

 

 

 

 

萧景琰忽然就开始后悔自己因为这件事磨蹭了那么久了。好不容易的一次机会就这样流失,想到此刻少年意气的他们最终还是要迎来那样的转折,此时此刻还安好的那些人最终还是要迎来那样的风云变动,他忽然就觉得心痛得无以复加。

 

一开始他觉得自己能在睡梦中回到过去,尤其是这一次回到十二年前的林府,应该是上天给的一个能让他改变那些遗憾之事的机会。

 

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不对,好像就以前来说也不是这样,至少他不觉得自己附到宫女身上摔花瓶能改变什么……

 

而且究竟能不能真的改变,还是未知。这一次就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自从他开始能在睡梦中回到过去以来,好不容易终于有一次能让他回到赤焰案发前,结果他计划要做的事一件都没做,意识就被赶了回来。

 

但萧景琰始终觉得,这种状况的出现,不会毫无意义。在过去的漫长的岁月中,一定存在着他能做的事情。

 

 

 

再一次睁开眼睛,已是在靖王府。

 

虽然萧景琰挺想倒头睡个回笼觉看看能不能再回一次十二年前,无奈他现在精神得很,不光是因为睡了一觉,更是因为这一夜他从过去获得的一个重要消息。

 

有人跟我一样,能在睡梦中回到过去附着到某人身上。

 

并且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与我有相同想法的旧人。

 

萧景琰再三思索,把“极有可能”改成了“一定”。

 

这个人,见到林殊时能立马喊出小殊,想来应该十分熟悉萧景琰和林殊的关系,绝不是陌生人。

 

这个人提到自己身份时能说出十二年后,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有假,那么也就是说,现在这个人,是可以被找到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向林殊讲述了赤焰一案,并希望林殊做些什么去阻止,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人是真心想要阻止赤焰案的发生,与自己的想法一致。

 

萧景琰沉吟片刻,心中已隐隐有了推测。

 

 

 

 

早上的事务都处理完毕后,萧景琰闲来无事,又觉得心里实在忐忑,便打开暗门走进密道,似乎在密道里他就能心安下来。

 

然而他刚坐下,另一边的门就开了。

 

他听到梅长苏有些诧异地喊了声靖王殿下,然后他连忙起身示意苏先生坐下。梅长苏也不多说,过来略略行礼就坐下了。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萧景琰不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跑到密道里来坐着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坐在这里心里特别安定。就跟上了瘾似的,有事没事他就喜欢跑来这里坐坐,也没必要叫苏先生出来,反正就是坐在这儿他的心就定了。

 

结果有一次正好苏先生也进了密道,两人面面相觑,萧景琰觉得自己就像小时候跟小殊一起逃课看花灯结果被黎老先生抓了个正着一样。

 

虽然最后锅还是他背了。

 

“靖王殿下有什么事要跟苏某商量么?”

 

萧景琰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他。梅长苏以前跟萧景琰在密道里偶遇时也常说这话,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他问着,倒像是随口问的,眼睛并没有看着萧景琰。

 

罕见地,梅长苏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

 

“先生可是有什么烦恼?”萧景琰试探着问。

 

梅长苏一愣,终于将目光定焦在萧景琰身上,然后若无其事地一笑:“也没什么,就是昨晚做了个梦,被搅得不清闲罢了。”

 

“什么样的梦?”

 

萧景琰来了兴趣,可谓好奇又期待地望向梅长苏。梅长苏却避开了他的目光,漠然说道:“殿下有什么想要改变的遗憾之事么?”

 

梅长苏没有正面回答,萧景琰本应该注意到这个问题。可他的注意力却集中到了梅长苏所问的内容上,因为在这一点上他的感触太多了。

 

遗憾之事,对萧景琰来说,值得遗憾的事情多得如同秋天满地的黄叶,憔悴又令人伤感。

 

其中最令他遗憾痛心的,就是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那些人蒙难之际,他什么都做不到。

 

萧景琰闭眼,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正想提一提昨夜的事,却看见梅长苏垂眼起身。

 

梅长苏声音里没有任何情感起伏,一如他眼中的波澜不惊:“既然没有要事,苏某便先告退了。”

 

萧景琰注视着那个远去的消瘦背影,莫名地觉得这个大半夜还在不辞劳苦地读书的人似乎陷入了一种很疲倦的状态。

 

他觉得自己心里那些已经安静了许久的藤蔓,又开始无休止地疯长起来。

 

 

 

 

 

自昨晚过后,萧景琰今天竟对睡觉这件事产生了期待,期待感太盛以至于他差点失眠。

 

快要入睡时他却莫名地想起了梅长苏那个孤单的背影,然后莫名地,心里产生了些许不安。

 

好像有什么他应该知道、应该注意到的事情,被他忽略了。

 

 

 

意识沉寂,复苏,萧景琰一如往常开始辨认周围事物,然后他发现自己还是躺在榻上,窗外漏入了晨曦与鸟鸣,于是他想不妨先出去看看……

 

……

 

等等,这个发展好像有点眼熟。

 

萧景琰猛地低头一看自己衣着,然后一个激灵从床榻上跳了起来,快步走了出去,迎面走来一个人,他劈头盖脸就对人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靖王一大清早就过来了。”

 

那人便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家少帅。

 

等他回过神来,萧景琰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于是这人便感叹自家少帅不愧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真是风一般的男子。

 

萧景琰觉得这次不能再跟对方拖,必须速战速决,因为重点不是对方是谁而是阻止赤焰案发生。

 

于是看到少年时期的自己坐在那里喝白开水,听到他喊出小殊之后,萧景琰快步上前,先下手为强:“我知道你昨晚做了个梦。”

 

“……”这是完全状况外的某人。

 

“我还知道你梦见了赤焰案发。”萧景琰又说,语气中多了几分自信。

 

某人已经开始感到对面这位林少帅不按常理出牌了,他神情复杂:“你……记得?”

 

“我当然记得。”萧景琰笃定地说,“我还知道,你并不是十二年后的萧景琰。”

 

对方端起水静静地喝,也不打断他,好像就是想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我知道,”萧景琰依旧笃定,“你是霓凰,对吧?”

 



然后他看见对方一口水喷了出来。




TBC


神说,井盐你上回没有按剧情走,所以我们NG再来一次

井盐:我真是太特么鸡汁了

评论(29)
热度(101)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