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长夜(三)

※其实井盐会想到郡主是很正常的…

※谈恋爱比掉马重要对吧!

 

 

<三>

 

 

一觉醒来,萧景琰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晚上。

 

他觉得周围的人好像都怪怪的,先是早上一起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什么动静,出去一看便看到戚猛手里抓着一只胖鸽子笑呵呵地走过,一边走一边说着今天午饭可以加菜了。

 

萧景琰觉得可能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于是关上门重开,重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列战英。

 

他刚想开口问怎么回事,列战英却迅速低头甩下一句殿下我先去察看军备然后跑了。

 

对,跑了。

 

之后进宫去给母妃请安,静妃难得露出了愁容。萧景琰当然要为母亲分忧,忙问发生了什么,结果静妃叹了口气说景琰啊你还记得我上次说的那个花瓶吗,我忽然想起来那个花瓶好像是陛下送的……

 

萧景琰:“……”

 

那母亲你怎么说那个花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呢……

 

萧景琰很心虚,连宫女端上来的静妃亲手做的点心都吃着没滋味。

 

静妃也察觉到了他的神情与往日不同,柔声问:“怎么了?”偏头想了一下又接着问道:“苏先生那边可有什么事?”

 

萧景琰:“……”

 

萧景琰想起昨夜梦里的事,也觉得自己的不安可能是来自苏先生,便不去纠结为何母亲用这种“你这么烦恼是不是你又弄哭了别人家小孩”的语气来问自己了,只说自己是昨夜没睡好。

 

这是实话,萧景琰认为自己没有对母亲说谎,心安理得,顿时觉得点心都香了几分。

 

静妃听了他的回答,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被母亲留在芷萝宫用过午膳后,萧景琰心情愉悦地回到靖王府,令他欣慰的是列战英似乎比起早晨来要正常了一些。

 

然而他还没欣慰到头,列战英将军务呈报给他后忽然就望着天空开始感叹人生。

 

“殿下,世事无常,如果遇上了合适的人,一定要及时把握住机会才是。”列战英一脸沧桑地说道。

 

“……”

 

萧景琰想问战英你是不是失恋了,然而还没问出口战英就一脸尴尬地告退了。

 



下午飞流从密道过来叫他过去,萧景琰原本还怀着一丝希望,结果他发现他连苏先生都弄不懂了——虽说他之前也不是很懂苏先生——他觉得现在自己更不懂苏先生了。

 

萧景琰通过密道走进苏宅时,梅长苏正一如既往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翻着书,他对面坐着一个菜贩——那个菜贩萧景琰印象中见过一两次——好像是叫童路来着。

 

而那童路局促不安地抬头看了萧景琰一眼,然后又迅速低下头去,不时抬眼瞄一下梅长苏。

 

萧景琰觉得那个人的脸色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

 

他看了看童路,又看了看梅长苏,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梅长苏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前所未有的温柔的微笑:“没关系,这是自己人。殿下请坐吧。”

 

梅长苏面对他的时候一贯都是带着谦恭有礼而清浅淡然的笑的,尽管那笑中始终带着一股苍白。可当你面对那笑时你就会不由得安心下来,仿佛世界的声音都消减了一般。

 

可这一次梅长苏笑着的时候那股温柔劲儿有点过猛,让萧景琰觉得其中好像还夹着杀气。

 

他坐下后,梅长苏没有再说话,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地翻着书。萧景琰有点被刚才那个不太对劲的微笑吓到,一时什么话都没能问出来。

 

于是屋子里就只剩下寥寥的翻页声。

 

也不知这样静默了多久,那童路仿佛是受不住屋子里这股低气压了,匆匆地告辞。然后甄平便一边瞅着童路落荒而逃似的背影一边走过来,认真地跟梅长苏说宗主我觉得童路今天不太对劲。

 

“他平时都恨不得在这儿多待一会儿,今天却急着要走。”

 

萧景琰心说我也有点想走。

 

然后甄平蹲下在梅长苏耳边小声地不知说了些什么,梅长苏便像是被逗乐了一样噗嗤笑了一声。注意到萧景琰投过来的目光后他迅速地调整好表情,严肃地跟甄平说那你去查一下吧。

 

甄平也走了之后,这屋子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然而梅长苏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翻书。

 

是的,他已经不是在看书了,只是单纯在翻书。

 

萧景琰终于忍不住开口:“先生……”

 

“殿下没有什么要跟苏某商量的么?”梅长苏却截住了他的话头。

 

不知怎地心里涌上一股心虚,但萧景琰还是故作镇定地回答说没有。

 

“今日无端邀殿下前来其实并没有什么要事,”梅长苏不紧不慢地说,“既然殿下也没有事情要同苏某商量,那殿下便请回吧。”

 


萧景琰:“……”

 

所以我来这里坐了一下午的意义是什么。

 

 

 

 

萧景琰觉得,这一切不正常的开端,应当是昨夜睡梦中的经历。

 

大概从那个人开始就不正常了。

 

 

 

 

对方喷出一大口水又猛烈咳嗽了几下后,终于缓过气来,把头转回来看着萧景琰,面不改色地说: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霓凰。”

 

萧景琰:“……”

 

总觉得这种忽悠人的语气似曾相识——但这不是重点,萧景琰敛声说道:“那我们快去找父帅和祁王兄商讨大事吧。”

 

还能记得用林殊的语气说话真是难为他了。

 

说完萧景琰就急匆匆地往外跑,结果还坐在那静静喝水的某人立刻喝了一声:“回来!”

 

也不知为什么,萧景琰条件反射地停下脚步,回头露出困惑的神情。

 

对方放下水杯,用手指了指对面石凳示意他坐下,一脸我们好好谈谈的表情。萧景琰走过去的时候还听见对方别过头去小声嘀咕了一声“喝这么多水都快把我喝成水牛了”。

 

萧景琰差点不合时宜地笑出声,幸好他也知道这不合时宜。于是坐下后他便直切正题:“为什么阻止我去找父帅他们?”

 

“林帅现在根本不在府里,你要是觉得能成功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跑出去。”对方好像控制不住地不停喝水,喝着喝着发现水喝完了便伸手提起水壶,不紧不慢地往杯中倒。

 

萧景琰注视着缓缓注入杯中的水流:“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第一次在睡梦中回到这里——哦,也不是第二次。”对方将杯子注满后也不喝,只握在手里轻轻地转,“之前有几次,我是想绕过你,直接去找林帅和祁王殿下的。”

 

萧景琰敏锐地察觉到这个语气不像是霓凰对林殊哥哥的,思索片刻后他抬眼直视对方:“你知道我是谁?”

 

“至少我知道你不是谁。”

 

对方却没有迎上他的目光,而是自然而然地又伸手拎起水壶要给萧景琰面前的杯子添水,注意到他的目光时却忽然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把水壶放了下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没办法做出改变?”

 

“是。”

 

对方答道,忽然又轻笑一声:“我每次来到这里时,都是在这里坐着等,有一次我想直接翻墙出去,结果意识直接就被赶回去了。”

 

所以如果刚才自己直接跑出去的话也会立刻被赶回去是吗。

 

萧景琰这样想着。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失望感还是无法抑制地袭上心头。

 

可令他困惑的是伴随着失望感的还有一种异样的像是松了一口气那样的感觉。

 

自己竟不知不觉间把赤焰案当成了一种负担?萧景琰一边想着“这怎么行”一边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可又似乎不完全是这样。

 

既然无法做出改变的话,那么自己回到这里的意义又是什么?萧景琰一时觉得身心俱疲,心想还不如立刻跑出去然后被赶回去的好,也省得留在这里失望。

 

这时对方却敲了敲石桌面,好像要把他从浮想中拉回来:“反正也做不了什么,倒不如在这里聊聊天。”

 

萧景琰抬头,给了他一个“你想聊什么”的眼神。

 

对方偏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反正也不可能实现了,你我倒不如现在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赤焰案,对于现在而言,十二年后会是如何一番光景?”

 

萧景琰刚想回一句这还用想象吗,思路却忽然被什么刹住了,不安的感觉如同潮水般从四面八方袭来,仿佛要把他淹没。

 

没有赤焰案,小殊还在,林帅还在,皇长兄还在,这样很好。

 

当年据理力争的良臣也不会因触犯圣怒而遭排贬,来自边境的纷争也会因为赤焰仍在而减少很多,有皇长兄在想必大梁的朝局也不会像如今这样乌烟瘴气,黎民百姓也许也会有一个更安稳的未来。

 

这样很好,一切都很好。

 

可为什么,自己心里就是如此不安呢?

 

萧景琰还皱着眉头,对方已经开始娓娓而谈:“祁王殿下若在,忠良正直之辈必将各得其所,大梁也能迎来清明政局,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太子誉王多年明争暗斗搅得水深火热,纵使那位陛下再多疑,可等他到了年老垂暮之际不还是得传位给自己最优秀的儿子?只是没了赤焰案,也许还会有人想要搬弄些别的什么案出来……”

 

他忽然止住了话头,因为他看见萧景琰正怔怔地看着自己,他不由得停下了转着杯子的动作,下意识地问:“有什么问题么?”

 


萧景琰摇了摇头:“你说的,都没错。”

 

 

 

顿了一下,萧景琰又故作轻松地说道:“可要是没有赤焰案,我们还有机会遇上苏先生么?”

 


话一出口,他清晰地看到对方的手明显地颤抖了一下,杯中的水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溢了出来。



TBC




(苏哥哥会手抖是因为他以为井盐发现了他跟赤焰案有联系…悲伤辣么大.jpg


(以及下次不会穿来林府了,准备解锁新地图(喂

评论(11)
热度(112)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