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长夜(四)



<四>

 

 

 

萧景琰刚有点疑惑,对方却已经迅速平静下来,要不是石桌上还有水珠的痕迹,萧景琰大概会以为刚刚看到对方手抖是错觉。

 

“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对方的声音依旧冷静,目光却飘忽不定。

 

萧景琰斟酌了一下措辞,便道:“倘若皇长子仍在,大梁朝局清明,没有如今太子誉王的背公结党,恐怕也便没有谋士的用武之地了吧。何况苏先生是江湖中人,想必也没有理由淌进金陵这趟浑水。”

 

倘若历史真的能够被改写,赤焰案真的能够被避免,那么自己与梅长苏也将再无交集。

 

萧景琰在心里默默补上这一句。

 

他先前觉得坐在对面的那个人应当已经猜出自己是谁了,所以当时也没有去计较自己的话会透露什么信息,只把对方当是自己人一样无所顾忌地谈了起来。

 

不过,平心而论,如果真的因为历史被改写而连同与梅长苏相遇这件事也被改变了的话,萧景琰心里是有点不大乐意的。

 

虽说一开始他非常不待见这个以谋士自居的人,甚至好几次因为自己的偏见和恶意揣测对梅长苏恶语相向,可随着后来交往渐深,他也发现对方的确是一个值得与之为友的君子,并且越来越觉得对方为他谋划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展现手段谋取私利。

 

他甚至觉得,没有赤焰案及其所造成的影响,梅长苏根本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梅长苏总在他面前对自己刻意地贬低,仿佛是有意要让他产生厌恶似的。有时候他明明能看清是非,对方却坚持将萧景琰的看法引向会产生芥蒂的一方。尽管萧景琰当时心下并未完全受梅长苏的刻意引导,可也多多少少受了些影响,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些愤慨之感。

 

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对方的言辞。但是梅长苏明明知道他憎恨什么,却还是要将他的看法朝那个方向引导,这一点让他很困惑,也让他很闷闷不乐。

 

莫非是自己之前的恶语相向得罪了先生?萧景琰曾经这么想过,后来也寻着机会郑重地道了歉,然而梅长苏只是微微一怔后叹了口气,说殿下我并未介意。

 

结果之后还是老样子。

 

萧景琰心里不悦,却也不好意思直说我不希望先生刻意把自己贬作卑鄙小人,毕竟一开始对其怀有这种偏见的就是他自己。于是他也只好任对方说去了,然后听着的时候心里就一个劲地开小差来拒绝听讲。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陷入了沉思,于是也就没发现坐在石桌对面的那个人听了他的话后紧绷的身体忽然就放松下来。

 

“那么,我能多问一句,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么?”

 

萧景琰一愣,迎上对面那人的目光。明明那张脸是他自己最熟悉的,可那人的沉静的眼神却让他觉得十分陌生,陌生之余,又有着久远的沉淀感。

 

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目光却又十分熟悉,熟悉得让他觉得好像不久前才见过一样。

 

萧景琰定了定神,答道:“我不过是觉得有些惋惜罢了。”

 

对方听罢,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攥紧了杯子,似乎在克制着什么激烈的情绪,神情和语气却是不变的淡然。

 

“公义与私情,孰轻孰重?”

 

像极了。

 

像极了自己现在正在想的那个人。

 

目光里含着如出一辙的隐忍。纵使那眼睛还是十几年前的萧景琰的眼睛,尚未经过岁月磨洗。可在如今的萧景琰看来,那双眼睛流露出的情绪已经不是他自我认知中自己会有的情绪了,而是另一个经历过淬火经历过霜冻的人,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无法抑制的沉重和悲怆。

 

那双眼睛刻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萧景琰一时觉得有些可笑,心想自己竟硬生生地从别人眼神里看出这么多东西来,也不像是自己了。

 

他摇了摇头,将离终点仅一步之遥的想法抛之脑后。

 

 

 

 

“既然殿下也没有事情要同苏某商量,那殿下便请回吧。”

 

梅长苏轻描淡写地说完这句话之后,萧景琰沉默了很久。

 

他就坐在原位默默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把睡梦里的事说出来。

 

梅长苏显然想让他交代些什么,萧景琰思前想后,似乎自己能交代的事情,也就这一件了。

 

然而他又踌躇着,这件事就算说与先生听也没有什么意义,说了也只是徒添他人困扰,倒还不如不说。

 

令萧景琰疑惑的是为何梅长苏好像十分肯定他隐瞒了什么,但又不点破。

 

先生知道我有所隐瞒,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才这样说?

 

他反反复复想了又想,梅长苏也没有要赶他走的意思,好像就是故意丢给他一个难题让他烦恼。最后萧景琰开口道:“先前先生问过我,有没有什么想要改变的遗憾之事。”

 

“嗯。”

 

梅长苏也不抬眼看他,只淡淡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目光也专注而坚定起来,“我想,我心中的遗憾之事,先生应当十分清楚才是。”

 

梅长苏终于抬眼迎上他的目光,既不意外也不局促,就是坦坦荡荡地迎着他带有一点审视意味的目光。

 

“现在我想问问先生,先生心中,是否也有遗憾?”

 

“如果有机会让你改变,你会怎么做?”

 

梅长苏直直地盯着萧景琰,直至他确定自己从萧景琰脸上看不出任何试探之意,他才随性地将翻了又翻的书丢到一边。

 

“苏某心中,自然也有遗憾。”

 

梅长苏的眼神空透而明净,宛如他此刻静如止水的内心。

 

“倘若有机会改变,苏某将不惜一切代价,不论改写过去之后,对现在而言会错过什么,失去什么。”

 

 

 

 

萧景琰在入睡之前,脑海中也一直在想着昨晚梦中那人最后问的问题,以及下午梅长苏给自己的回答。

 

他想,那大概也是自己心中的答案。

 

无法与自己现在所欣赏的人相遇,固然值得惋惜。

 

可要是他真的能够去改写赤焰案这段过去,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公义与私情,孰轻孰重?

 

在萧景琰心里,私情从来就不是首位。

 

他这样想着,觉得心中仿佛是豁然开朗了。

 

然而伴随着豁然开朗的,又是一阵堵塞。

 

萧景琰觉得自己都已经看透了,已经想得这么明白了,怎么心里还是觉得有什么问题没解决。

 

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是因为改写过去的机会,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得到?

 

不是这样。倒不如说,在得知改写赤焰案根本不可能之后,他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甚至可以说有点庆幸的,就像是放下了什么大包袱。

 

他觉得自己还是找个机会跟苏先生说说比较好,毕竟那人给出的回复,从来都是一针见血。

 

只是希望他下次不要再找机会贬责自己了。萧景琰无可奈何地想。

 

辗转反侧之间,睡意也慢慢袭了上来。迷迷糊糊间他仿佛又看见了记忆中的林府,昨夜梦中的石桌,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十分重要的线索。

 



猛然惊醒,萧景琰发现自己身处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看天色还是大白天,路过的人似乎都跟他打过照面,萧景琰就这样呆呆站着,然后收获了一个又一个路人善意的点头和微笑。

 

萧景琰感叹了一下民风淳朴,然后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环顾四周,人声鼎沸,比肩接踵,热闹非凡。这条街自己应当来过,虽然来的次数不算太多,不过好歹还是知道哪里通哪里的。

 

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附着到了什么人身上,只摇了摇头,无意识地拉着身后的货物走进了旁边的小巷。

 


从小巷中穿出来后仿佛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四周都是宅子,闹市的喧哗声都被隔绝了一般,传达不到这里。

 

只是,莫名地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熟悉。

 

萧景琰正疑惑着,这时从附近一处宅子的侧门中走出来一个家丁打扮的人,一边走还一边招呼着。

 


萧景琰想这人应该是认识自己附着的这个人的了,正想迎上去打招呼,结果那人接下来喊出的话差点没让他摔一个大跟头。

 




“童路,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那人笑嘻嘻地走上前来。




TBC



剧情和感情都在龟速发展,快要被自己的墨迹墨哭

尤其是现在自己脑子里一直在炸的是另一个脑洞(冷漠.jpg



本来应该昨天更的,结果肝LL炸一档排位不小心炸到了深夜…


评论(10)
热度(76)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