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长夜(七)

※算是过渡章...所以...比较短小...


<七>

 

 

接下来的日子,事务也逐渐变得繁多起来。尤其是沈追连夜拜访请求自己尽力在皇上面前争取赈灾的工作之后,萧景琰除了向梅长苏请教过关于赈灾的旁枝末节以外,竟没有多少机会能去拜访对方。

 

而梅长苏在他面前,也依然是不卑不亢、云淡风轻的模样,萧景琰一边庆幸着先生真的不记得那晚的事,一边又在心里生出些许失落。

 

同样地,也因为事务繁多,这几天萧景琰都忙得晚上觉都睡不好,时常是浅眠无梦,好不容易好好睡一觉,梦里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这一次,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鸽子。

 

……

 

确切地说,是意识附到了一只鸽子身上。

 



一开始他还一脸茫然,只觉得自己的体型好像有点奇怪。直到发现自己被人抓在手里,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附着对象居然已经不局限于人了。

 

抓着他的人他也认识,就是梅长苏身边的那个小护卫,只叫自己水牛的那个孩子。

 

萧景琰有点紧张,他感受到了来自飞流的嫌弃视线,好像下一刻自己的就会被拔光羽毛然后被送去做烤乳鸽。

 

正想着该怎么办,那头甄平就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一见飞流就嚷嚷起来:“小祖宗啊,那封信还没送到宗主手里呢,你可悠着点啊!”

 

这是什么鬼意思,信送到了鸽子就可以烤了吗。萧景琰的内心一片冷漠。

 

“飞流,”清冷却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先把鸽子给我吧。”

 

飞流回头极不情愿地看着梅长苏,瞪着鸽子嘟囔了一句坏人,然后才扭扭捏捏地将鸽子托过去。萧景琰不是很懂飞流语,所以他也没听出来飞流是想说梅长苏是坏人,还是放鸽子的人是坏人,还是鸽子是坏人。

 

梅长苏取出信件后,有点疑惑为何这鸽子还死赖在自己手里。但他并未过多在意,开始专心于信件的内容。

 

于是萧景琰就看见梅长苏一脸严肃地看信,看着看着变成一脸阴沉,然后开始一脸无奈地抽嘴角,最后扑哧一声地笑出声来。

 

这让萧景琰又惊又疑,到底是何方神圣写了什么内容居然能让梅长苏产生这样精彩的表情变化,他甚至有点怀疑这是不是情书——好吧,这个怀疑只是他用来缓解自己紧张心情的。

 

毕竟窝在梅长苏手里太惬意了。

 

萧景琰认为自己只是怕乱动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以不变应万变,绝不是因为想赖在梅长苏身上。

 

所幸还是有人能代替他提出疑问。甄平忍不住问道:“宗主,蔺少阁主都说了些什么?”

 

梅长苏没好气地把信甩给他:“还能有什么,他自己的风流史呗。”

 

嗔怪的语气中带着调笑和揶揄,萧景琰不由得又是一愣,心想苏先生私底下谈及朋友,竟也是这般轻松愉悦。

 

他在靖王面前怎么就从来不表现出这一面呢。

 

萧景琰恍惚间又想起听见梅长苏提及自己、带着促狭的笑意说出“靖王殿下”这个称呼的那个晚上,忽然觉得怦然的心跳声霎时明显起来,脑中猛地现出一个令他自己都觉得荒唐的念头。

 

——苏先生私底下,也是视自己为友的么?

 

想着“怎么可能”,在证实之前萧景琰便自行推翻了这个猜想,一时心中又涌出一股涩然。可以的话他倒希望这个猜想是真的,可惜梅长苏恐怕永远不会让他看到自己这一面了。

 

甄平看完信后摇了摇头:“只怕下次见面蔺少阁主又要发福了。”

 

……

 

萧景琰忽然很好奇那信里写的都是什么东西。

 

梅长苏好笑地看着甄平,甄平连忙拍拍飞流的肩确立共同战线:“是吧飞流,估计蔺晨哥哥要从豆芽变成萝卜了。”

 

飞流皱着眉头似在沉思,半晌,冷不丁冒出两个字:“柿子。”

 

 

 

 

之后萧景琰很快就惊醒了,只记得梅长苏好像很无奈地说了句“信里说的跟他长得像个萝卜还是像个柿子有什么关系”,塞好回信之后飞流就抓着自己跳到房顶上扔了,但他还没想好该怎么飞,于是就一头栽到了靖王府那边,被戚猛捡到然后捧着拿去厨房要加菜。

 

……

 

他觉得应该在靖王府里做做思想教育,教导部将要爱护自然生灵。

 

这一次醒得比以往都要早得多,似乎离自己入睡还不到半个时辰。于是为了第二天能以充沛的精力工作,他决定继续睡。

 

只是这一次意识转至的情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这个地方他来的次数不多,但也略保留着些印象。四下观望了一下,他便确认了这里是迎凤楼的暖阁。

 

想来这个时间点应该是郡主比武招亲那会儿,否则他不会看到太皇太后驾坐于此。对面的越贵妃正扶着太皇太后娇声询问皇祖母要不要吃些橘子,然后萧景琰就感受到了越贵妃投来的狐疑眼神,好像在疑惑为什么他没有任何动作。

 

很不幸地,他附着到了言皇后身上。

 

这让他有些尴尬,这个时候按理说皇后是应该与越贵妃争一番太皇太后的欢心的,可他实在不想做些勾心斗角的事,便上前扶着太皇太后坐到软塌上,一时默默无言。

 

此刻他想陪着太奶奶,是真心实意的。一想到一段日子后太皇太后便要仙逝,他便不由悲从中来,只遗憾太奶奶还在世时,自己没能多陪她些日子。

 

或许这一次,是要给他多一些陪太奶奶的时间吧。

 

那边越贵妃仍然在嘘寒问暖,显得对这位皇祖母十分上心。萧景琰知道她这份关切中九分虚情,只觉好笑,也懒得出言嘲讽,只陪着太奶奶聊天。尽管老人家说话已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可他仍觉得这段时光十分珍贵,半分不敢怠慢。

 

片刻后萧景琰便留意到高公公带着什么人进了迎风楼,越贵妃登时喜笑颜开:“皇祖母,您看,孩子们都来了。”

 

她这时的笑意自然也是虚假的,一边笑着一边还留意起对面的皇后的反应,不料这一眼望过去倒看到皇后在发呆,不由又狐疑起来,心想这人又在打什么算盘。然而当太皇太后颤颤巍巍地坐起来往外探看时,她连忙又上前扶住老人家,看见皇后依然呆愣着一动不动,终于得意地窃笑起来。

 

萧景琰自然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可当高公公引着那些人上前时,他的视线便像黏在什么东西上无法离开了。

 

“都来啦?”太皇太后笑道,竭力辨认着上前的几个人,“快过来,让太奶奶瞧瞧……这都是谁家的孩子呀?”

 

梅长苏走在一行人的最后,在众人上前时还停下了脚步悄声跟身边的飞流说了些什么。


飞流的小孩子脾性萧景琰也是有些了解的,此刻飞流仍是极不情愿的模样,也不知梅长苏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又是迟疑又像是向什么妥协了一般地望了过来。

 

萧景琰自然是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可他却分外真切地看到了梅长苏脸上的表情。那明明是哄小孩子的时候才会拿出的笑容,可萧景琰却从那份不真实的笑容中看出了几分悲戚和苦涩。

 

他知道那是真正的梅长苏会露出的真实表情,但他此刻喉咙里像被什么哽住了一样。那人心情显然很难受,而他的心情也随着那人变得难受起来。

 



转身,拱手,垂眼,梅长苏收敛起了眼中所有的涩然,便又成了那个淡然清冷、处变不惊的麒麟才子。




TBC



评论(16)
热度(81)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