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青石巷

※短小一发完

※画风魔性

※梗来自传颂之物2的文艺巷

 

 

 

(1)

 

青石巷,落于金陵城西,隐于螺市街的笙歌艳舞之中。与作为花街的螺市街格格不入的是,白天在青石巷中来往的人较多,而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际,青石巷便归于宁静,在螺市街的风月繁华中隐去了光彩。

 

来往于青石巷的人,绝大多数是姑娘,鲜少有男子踏足青石巷。倒不是因为什么避嫌的原因,而是青石巷在螺市街中的位置稍显偏僻,其所通之处也不是什么要地,商人小贩是极少把它作为一条行路捷径的。

 

至于这青石巷中有些什么,也不过是金陵城中寻常百姓家的姑娘们私下口耳相传的罢了。偶尔有大户人家的小姐听说后感到好奇,前去一探究竟,一番下来后竟也不知不觉中成了青石巷中店铺的常客。

 

来往的人逐渐多了,而青石巷还是一如既往地低调,依然是不问世事的姿态,自顾自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2)

 

言豫津会踏足青石巷,不知该说是巧合还是受到冥冥之中的指引。

 

这天他原打算上螺市街的妙音坊找宫羽姑娘聊聊新曲子的,不料到了才被告知宫羽姑娘有事出门了,也只好扫兴而返。回程时也不知怎么的,突发奇想要不走寻常路,兜一圈再回去。

 

于是他便正好注意到了青石巷,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还没从这里走过,心里只琢磨了一下这巷子会通向哪里,也没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径直走了进去。

 

然而他还没走到巷子尽头,就被巷中的唯一的店铺吸引了注意力。

 

那店铺没有大的招牌,只在外面用杆子挂着一块写有一个大大的“青”子的布片以作标志。店门也不大,甚至可以说有点狭窄。言豫津站在门口探头往里看了一眼,却是发现里面比自己想象得要宽敞得多,整个店铺的景象竟不能尽收眼中。

 

他看见里边有条不紊地摆了许多张桌子,靠墙的是一个个书架。桌上和书架上无一例外摆满了书和各种小册子。言豫津猜想在自己视野之外也应当是这样的景象。

 

只是令他困惑的是,店中顾客似乎以姑娘居多,至少他一眼望去没看到男子。此刻离他最近的两个姑娘,看起来似乎是结伴出行的好友,正站在书架前,共同拿着一本书翻阅着,不时掩嘴漏出窃窃的笑声。

 

……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转头回家,总觉得要是踏进去的话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好奇心战胜了直觉,国舅公子把心一横,大迈步走了进去。

 

这一步踏进去他才发现这店比外边看着的还要大上许多,靠后的地方好像还设有茶座隔间。偏僻而安静,这倒是个不错的读书去处,可惜言豫津现在也没法静下心来读书,因为他发现自己目光所及之处,能看到的人都是女孩子。

 

自己一个大男人站在这里,这就有点尴尬了。

 

所幸姑娘们好像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人抬头看,也没有人注意到他进来了。

 

他挠挠头想着自己是不是出去比较好,这时一个轻纱遮面的姑娘抱着两三本书款款走到门口旁的柜台前,似乎是在结账。言豫津看不见姑娘面纱下的真容,却又觉得这姑娘分外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等姑娘低头走近时,他才恍然大悟,低声出言道:“宫羽姑娘?”

 

对方吃了一惊,抬头一看才注意到他,忙撩起面纱,颔首道:“言公子。”

 

她神色中有一丝慌乱,但她很快就将其收敛起来,镇定自若地问:“公子怎么会在这里?”

 

“我本打算上妙音坊找宫姑娘聊聊新曲子呢,”见到宫羽,言豫津顿时眉开眼笑,一时也忘了自己还堵着门口,“不想却被告知姑娘有事出门,也只好回去了。回家路上路过这条巷子,想了想好像自己还没进来过,就进来看看了。没想到宫姑娘竟然也在这里。”

 

宫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言豫津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低声问道:“宫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进来看到都是姑娘家,我还有点尴尬想立马逃出去呢。”

 

听着他语气中带着点埋怨,宫羽忍俊不禁,却又迅速让自己的神情镇定下来,飞快地回答:“这里是书肆。”

 

怕他不信,宫羽连忙又补充说:“这里的书与国学无关,谈及的都是些情情爱爱,自然不适合文人公子们翻阅,不过是姑娘们闲时拿来消遣的罢了。”

 

“啊?那宫姑娘……”言豫津膛目结舌地望向宫羽手中的书。

 

宫羽不由得脸上一红,掩嘴笑道:“宫羽也会在闲适时翻阅一下,书中的才子佳人花前月下,当是令人浮想联翩,偶尔看着还能冒出些创作灵感来呢。”

 

“哦哦,原来是这样……”言豫津连连点头,看着宫羽不住往自己身后看,才发现自己把门口堵着了,连忙让出通道,“抱歉抱歉,宫姑娘既有事,便先走吧。”

 

宫羽向他辞别后便往外走,没走几步又折返回来,一脸严肃地低声说:“言公子,我来过这里的事,还请不要向宗主提起。”

 

啊?言豫津心下觉得奇怪,不过看宫羽似乎是在认真地请求他,也不便多问,就应允了下来,宫羽这才放心离开。

 

宫羽走后,言豫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刚才与宫羽的小声谈话并没有引来他人多大的注意,他思索着自己要不要也去拿一两本书看看,不过这心里是真的有点慌……

 

踌躇半晌,他定了定神,以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走向了书架。

 

 

 

(3)

 

霓凰近来发现自己府中的侍女似乎都在谈论些什么,谈论得甚是热烈。

 

她自己是向来不爱带侍女出行的,便趁着一些侍女扎堆小声议论时悄悄踱过去,冷不丁冒出一句:“在聊些什么呢?”

 

侍女们顿时被吓得噤声不语,个个面面相觑,好像犯了什么错一样。

 

霓凰旁敲侧击,终于套出了青石巷这个名字。

 

也不知这一条小巷子,到底有什么玄乎。耐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霓凰便找了个空闲日子,做了些伪装便独自出门来到螺市街。

 

走进书肆时,她不由皱了皱眉头。店中虽宽敞,但窗户紧闭,光线昏暗,倒给人一种好像在做什么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一样。她走到离门口最近的那个书架,随手拿起一本薄薄的小册子,翻开一看,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作为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英杰,霓凰已经很多年没露出过羞赧的神情了。此时她却盯着小册子上大胆露骨的画面,羞得满脸通红。

 

盯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小册子扔回去,却又鬼使神差地拿起旁边的一本书。

 

没想到原来这里是这样的地方,虽说也不是没听说过断袖分桃之事,不过看起来这个地方像是为对这些事兴致满满的姑娘们而设的……

 

霓凰刻意无视了自己刚才还对着小册子上的图画移不开眼睛的事,面无表情地翻开手中的书。

 

这本书倒是不像刚才的小册子那样以图画为主,这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原本只是抱着好奇心看,但书中的情节却是引人渐入佳境,霓凰读着读着,竟不由得入了神,心绪也随着书中人的命运起伏不定,读至令人唏嘘之处,她也红了眼圈,连忙抹了抹眼睛,吸了吸鼻子,让自己的情绪安定下来。

 

读完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连忙又拿起书仔细翻阅了一遍。

 

虽说人名都是化名,不过……这写的真的不是那两个人的事情?

 

霓凰在内心把书中的情节与儿时所见、近年所历一一对照,绝大多数竟都能有所追溯。书中还有许多情节是自己不知道的,但却极其真实,她甚至能在脑海中想象出那两人做这件事时的情景。

 

只怕,写出这本书的人,也是自己认识的人,甚至这人与他们的距离要比自己更近,所以才看得更多。

 

——倒是结局是虚构的,那个结局虽然大气,但也留下了遗憾,令人伤感。

 

霓凰认真地思考着,似乎还没发现自己已经在什么奇怪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从那以后她便经常光顾这里,甚至与其他的一些常客也有了些交情。因为做了伪装,那些小户人家的姑娘也没认出来这是霓凰郡主,与之相谈甚欢。

 

霓凰拒绝承认自己对书肆中的书很感兴趣,认为自己不过是有所好奇罢了。

 

她从姑娘们口中得知,这些书的作者也是会时常光顾这里的。有些作者不便出门,也会委派侍女前来为自己通告一些新书讯息。并且,据姑娘们所说,这些作者似乎还有什么党派之争,霓凰表示无法理解。

 

说是党派之争,其实也就是两个派别互不相让罢了。比方说支持甲乙的和支持甲丙的水火不相容——霓凰不是很想解释甲乙丙分别指代谁,不过从某天开始,一个连朝中都很少有人知道的消息传入了这间书肆后,这两个党派居然神奇地握手言和了,并且一些作者已经开始穿梭于两派之间,互相交好,呈现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要是以往,霓凰肯定要彻查是谁传递的消息,不过现在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这个消息也只在暗地里传递,她也懒得去查了,还是新书……不,还是调查清楚这间书肆的底细要紧。

 

这天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抱着两本书,掏钱结账,余光却留意到门口有人探看,认清那是什么人之后,不由呼吸一滞,付了钱之后便匆匆走了过去。

 

 

 

(4)

 

柳盈在成为太子妃之前,是经常光顾青石巷的这间书肆的。

 

不过以往她毕竟是作为中书令的孙女,作为一位大家闺秀,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待在家中摆弄琴棋书画,是基本没有私自出门的机会的。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是在随长辈出门时,趁着空当偷偷跑到青石巷。

 

在得知自己被选为太子妃时,她第一反应就是以后能去青石巷的机会更少了。

 

不过这份闷闷不乐她倒也没表现在脸上。她只是有点发愁,以后若是委派侍女前去,又怕生出什么事端落下话柄。

 

不过幸好,这位太子殿下是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直十分仰慕的人,除了关心一下衣食以外基本不过问她的私事。于是她便大胆地请求让自己以后在休沐日能独自外出,看着对方皱起眉头,她忙说会乔装打扮,只是上街看看,不会遇到危险。

 

最后太子殿下也没多想,只嘱咐她带几个近侍以防万一。

 

于是太子妃觉得自己开心得快要飞起来。

 

令她意外的是,母妃听说了这件事后,竟也亲自来嘱咐她,寒暄了几句之后,低声询问,可否去青石巷替我带几本书回来?

 

太子妃:……

 

没想到,母妃原来也是同道中人。

 

她不禁掩面,无言以对。

 

交谈几句之后她才知道,原来母妃很久以前就是青石巷的常客了。只不过碍于条框,不便出宫,因此平时静妃都是委派心腹乔装出门。近来那个心腹染了风寒卧病在床,静妃也不好再让她去,可听闻近来又出了几本新书,便试着来请太子妃代自己前去。得知太子妃以前也是青石巷的常客,这倒是个意外收获。

 

萧景琰去探访苏宅回来时,看到的就是太子妃和自己的母妃相谈甚欢、相见恨晚的情景,虽然不知她们在聊些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时候不便插话,待在这里倒有种自己像是外人一般的感觉。摸了摸鼻子,他思考了一下,转头又往苏宅去了。

 



于是,到了休沐日,官员们都在休息的日子,柳盈一脸平静地出门了。

 

她站在书肆门口,正往里边探看时,猝不及防眼前掠过一个人影,然后便看到霓凰站在她面前。

 

她一脸呆愣地看着霓凰,霓凰也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太……”话出口时自觉不妥,霓凰连忙改口,“柳姑娘怎么在这里?”

 

“哦哦……”柳盈答非所问地点点头,想着这乔装打扮到底有何意义,低声道:“郡主也是……?”

 

两人相看无言,然后便一同进去。

 

半个时辰后,两人一同出来,已是情同姐妹,无所不谈。

 

走出青石巷时,柳盈还在兴致勃勃地向霓凰介绍自己认识的作者,并向她推荐书籍。霓凰听了只是抿嘴一笑,却在听到某个词后瞪圆了眼睛:“你说……静贵妃娘娘是……”

 

“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柳盈低声说,“没想到,母妃竟是我一直仰慕的那位作者。”

 

霓凰陷入了沉思。这么说,那本书中写的,都是真人实事了。

 

原来景琰哥哥和林殊哥哥之间竟然是那样的感情……霓凰不由得抬头望天,并不想承认自己先前阅读的时候本就在浮想联翩。

 

“啊!”柳盈忽然想起了什么,惊叫出声,忙掩嘴观望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引来什么人的注意,便对上霓凰疑惑的眼神,“母妃让我带几本书回去,我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说着她便折返走向青石巷,霓凰也只得跟上。走到巷口时一个轻纱遮面的姑娘正好匆匆走出来,与柳盈撞了个满怀,手中的书也掉到了地上。

 

两人一边互相道歉一边捡书,霓凰走过来时看见那姑娘撩起面纱,不由惊讶道:“宫姑娘?”

 

宫羽抬头看见霓凰,愣了愣,连忙起身行礼:“见过郡主。”

 

“繁文缛节就免了。”霓凰一边摆手一边留意四周,见没人注意才略略放下心,回头用审视的目光望向宫羽,“怎么,宫姑娘莫非也是……”

 

“也是?”宫羽疑惑地重复了这两个字。

 

霓凰自觉失言,掩嘴咳嗽了两声。

 

“宫姑娘?”柳盈捡起书起身,一脸殷切地望着宫羽,“难道是那位宫羽姑娘?”

 

那位宫羽姑娘?还有哪位宫羽姑娘?霓凰正不解,柳盈已经麻利地抽出刚买的一本书和一枝笔,双手奉上,递给宫羽,眼中盛满了期待:“久仰宫羽姑娘大名,能否请宫姑娘为我签一个名?”

 

霓凰:……

 

她回想了一下,好像之前的确在书肆中听姑娘们略略提过,宫羽姑娘写的故事,以日常为主,细水流长,岁月静好,深受姑娘们的喜爱。这位宫羽姑娘一开始就没有站到哪个党派,似乎两边都有涉及,如今两派言和,倒像是也有她的一份功劳。

 

那边宫羽神色中闪过一丝尴尬,不过那是因为霓凰在看着,所以签过名之后她又向霓凰请求:“关于这件事,还请不要向宗主提起。”

 

霓凰差点想掩面,不要说在梅长苏面前提起了,自从来过青石巷之后,她现在在梅长苏面前都不太敢正眼看他,但也只是在梅长苏面前,她会变回以前那个犯错羞愧的小女孩。

 

宫羽辞别后,两人再次走进书肆,看见的是言豫津站在书架前,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

 

霓凰一脸冷漠。

 

 

 

(5)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周围的人,好像都不大对劲?”

 

萧景琰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是周围的姑娘们。”梅长苏纠正道。

 

萧景琰露出愁容:“可我发现,好像连战英都不大对劲了,三天两头只要有空闲就跑去螺市街。”

 

梅长苏沉吟片刻,执子落下,却又想起了什么:“霓凰什么时候跟太子妃有交情了?最近霓凰到苏宅来过,待不了多久,太子妃就来了,然后她俩就像约好了一样一起出行了。”

 

萧景琰摇摇头:“我没怎么过问她的私事。”

 

梅长苏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好歹人家也是你的妃子,你怎么的也得关心一下吧?”

 

萧景琰十分认真地说:“我怕关心太过,你会吃醋。”

 

“你……”梅长苏看着他故作认真的神态,一时无语,便跟耍小脾气一样把棋子一掷,气呼呼地站起身。

 

萧景琰忍住笑,开始收拾棋局,还故意问道:“怎么了?不下啦?”看到梅长苏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忙又正色道:“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说了。”说完还赞同自己地点了点头。

 

梅长苏绷着的脸终于被他引得露出一丝笑意来。

 

随同萧景琰前来的列战英本在外边守候着,看见此情此景,便记在心里,心想下次又可以为几位姑娘提供新素材了。

 

他当然不是自愿的,当然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被威逼利诱的。

 

 


END



评论(39)
热度(113)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