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长夜(八)


<八>

 

 

景睿和豫津分别道过安后,太皇太后便注意到了落在最后的梅长苏,眯着眼睛问道:“你……你是谁家的呀?”

 

萧景琰自然而然地接话道:“这位,想必是苏哲苏先生吧。”

 

在对面一直一言不发地站着的霓凰也饶有兴致地盯着梅长苏,想来这应该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于是在全场注目下,梅长苏便跪下行礼道了一句草民苏哲,接着太皇太后就笑着招呼他到自己跟前来。

 

梅长苏缓缓走到太皇太后面前,依然低头垂眼。萧景琰在一旁注视着那人,他似乎能察觉到刚刚自己所感受到的梅长苏的情绪变动是源自此情此景,而此刻他又从那人一个微小的蹙眉中更为真切地感觉到了那人的无奈与痛苦。

 

但这是为什么呢。萧景琰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呼之欲出,却又看得还不够清晰,像是内心有什么在抗拒去面对那个答案。他只能产生一种分不清是好是坏的预感,预感有什么事情将要脱离他的控制,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

 

大家都没有说话,场面顿时陷入了沉默。太皇太后眯着眼睛,仔细端详着梅长苏的脸,而后关切地抓起他的手。

 

“小殊,你瘦了呀。”

 

萧景琰原本准备好了一堆话来打破僵局,太皇太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像利剑一般骤然刺穿他的身体,让他猛然感到浑身冰凉,又如平地惊雷让他脑门轰的一声便再也无法作出反应。

 

越贵妃的表情僵硬了一瞬,然后她便迅速反应过来,奉承着笑道:“苏先生可是名满天下的大才子,也就只有太皇太后才能一见面就喊人家小苏。”

 

景睿和豫津面面相觑后也当作是老人家口齿不清,一笑了之,并未放在心上。

 

而霓凰显然是在意的,在太皇太后说出那个名字后她便向梅长苏投去了锐利而深邃的目光。梅长苏也知道那句话会引来什么,此刻也只能就这样接受霓凰质疑的眼神。

 

但梅长苏不知道,在自己背后,有另一个人同样注视着自己。

 

萧景琰只觉得浑身僵硬无法动弹,死死盯着梅长苏,却无法说出任何话。

 

他只能刻意无视刚才听到的话,刻意克制自己去联想,刻意维持脸上的镇定。但他觉得这份镇定稍微动摇一分就会崩溃,正如他之前所预感到的那样,真的有什么东西,彻底地脱离了他的控制。

 

原本这样一个含糊不清的称呼不至于给萧景琰造成这样大的震动,他甚至可以催眠自己去相信越贵妃的话,去相信那只是太皇太后咬字不清晰,或是只是自己听错。

 

但他心里知道那个猜想是正确的。

 

并不是那个称呼给了他灵感,而是那个称呼强迫他去直面一直以来被自己避开的那个可能性,然后一路回想,将所有的线索都串连到一起。

 

现在他脑海里莫名其妙地开始了走马灯式的过往回想,最后画面就定格在梦中所见被谁附着了的少年时期的自己攥紧了茶杯的那一幕。

 

那个时候他便觉得,那个人的眼睛里,刻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那人影影绰绰,让他分辨不清,只觉得那应该是自己最熟悉的一个人,却又无法阻挡扑面而来的陌生感。那目光陌生却又盛着久远的沉淀感,让他觉得熟悉得不久前才见过。

 

他怀疑过梦里遇见的那个人是梅长苏,却又因为对方的说辞而推翻了这个猜想,他相信对方的说辞远胜于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那能让自己有借口去逃避接触某个可能性。

 

而现在,这一场梦却在告诉他那个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就像在逼迫他去直面那个可能性一般。

 

他原本就想要知道真相,却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在逃避真相,因此每当他发现什么能把那两个名字联系起来的线索,他很快就接受了对方的解释,就像在欺骗自己一样。

 

回想起梅长苏和身边其他人种种不合理的言行,包括自己并不相信的梅长苏所说的扶持自己的理由,包括霓凰在自己面前对梅长苏的极力维护,包括母妃对梅长苏表现出的不合情理的过分关心——如果前提是梅长苏是林殊的话,这一切也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他从自己梦中遇到的那个人眼中,所看出的那份与那个人如出一辙的隐忍、沉重与悲怆,原来本就属于那个人。

 

他怎么就忘了,了解自己、与自己抱有相同想法的人,除了霓凰,还有林殊。

 

他原本没有去猜测梦里遇见的那个人是林殊,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已经相信对方十二年前便死在了梅岭,无论他心里多么希望对方侥幸活了下来。

 

而现在他确信林殊活了下来,并且变成了另一个人回来了,因为只有这样,所有的不合理才能变得合理,所有的猜想才能成立。

 

他只觉得整个人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再也无力去注意周围人的反应,只能无意识地在心中祈求快点结束这场梦。

 

 

 

 

回到靖王府时,萧景琰依然觉得,自己还没能彻底地从梦中醒来。

 

并不只是刚才的梦,他忽然觉得,从赤焰案发的那一刻起,这十几年的浮沉,都不过是浮屠一梦。

 

他现在迫切地想去找梅长苏,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却又怕极了去见梅长苏,怕极了亲耳听到对方亲口说出的答案。

 

自然,他心里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梅长苏的回答是肯定还是否定,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何况他觉得无论自己说什么对方都只会若无其事地否认他的这个猜想。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林殊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但他却不希望梅长苏就是林殊,因为他根本不敢想象那个明亮张扬的少年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变成了这个隐忍内敛的谋士。

 

但事情的真相不会因为萧景琰的希望与否而产生改变,萧景琰也明白这一点,无论真相如何,他都只能去接受。他只是觉得心头忽然承负上了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长夜未尽,月光清冷,如水般倾泻进来,仿佛要让人的心绪也随着流水平静下来。

 

那么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是直接跑到对方面前质问他你是不是林殊你为什么瞒着我,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继续下去?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上策。

 

萧景琰既不愿与梅长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也不愿止步不前。

 

其实梅长苏要瞒着他的原因,他也能想得明白。只是他已经无法再去想象那人低眉浅笑算计人心,满不在乎地接受着来自昔日好友的质疑时,内心又是如何一番光景。

 

萧景琰好像又能看到那人在听到昔日好友怀疑自己参与了私炮坊爆炸的谋划时眼中露出的愕然,好像又能看到那人捻动衣角克制情绪淡然地回答他的疑问,一时所有的懊恼和不忍都涌上心头,交汇成苦涩的暗流。

 

自己以后,又要以怎样的姿态来面对梅长苏呢。

 

萧景琰试图躺在榻上平复自己的心情,却是越平越焦急,竟消散了睡意,再也不能安稳入眠。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夜色也渐渐变淡,密道的宫铃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闭眼揉了揉太阳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确信对方不会从自己的神情上看出什么端倪,才起身去打开暗门。

 

梅长苏仍是那副低眉垂眼、波澜不惊的模样,见他来开门也只退后一步,仍是那副不卑不亢的姿态:“苏某一大清早便来叨扰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萧景琰望了一眼外边天色渐明,强压下心中所有的情绪和眼中所有的灰暗,淡淡道:“先生这么早便来了,想必是有什么急事吧。”

 

他直视对方的眼睛,想从对方眼中看出什么。梅长苏眼里哪怕流露出任何一丝起伏,都能被萧景琰借用来与其交锋。

 

可梅长苏终究是经历过十二年的淬炼和心理准备,面对萧景琰毫不掩饰的目光,也依然坚固得刀枪不入,平静得连风吹拂的涟漪都不曾有过。

 

梅长苏并未马上回答,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退开让出通道,示意萧景琰进去。




TBC


原谅我废话太多...

评论(14)
热度(84)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