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有话好好说

※突发梗,短小一发完

※画风魔性,ooc

※lo主智障并且不愿吃药系列




(1)

 

萧景琰得了一种病。

 

靖王府对外称殿下只是染了风寒,然而消息封得很紧,实际情况到底如何除了靖王府的人以外没人知道。

 

朝臣们也只知道靖王好几天没来上朝了,老皇帝还特意让人去问要不要派个太医去瞧瞧,被委婉拒绝。誉王倒是快活了,这几天上朝都神清气爽了许多,说话都比以往流利,出口成章,跟打了鸡血一样。

 

虽然大家都觉得把靖王跟风寒联系起来有点诡异,不过大家转念一想,靖王也是人嘛,是人都会病的嘛,于是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各干各的了。

 

静妃倒是很担心,毕竟景琰这孩子以前跟小殊混过一段日子之后,不管得什么病只要脑子还清醒着就是活蹦乱跳的。这个小小的风寒居然就把他给拦在府里了,恐怕这不是一般的风寒。于是她连夜弄了几个方子熬了好几种散发着母爱气息的汤药派人给自己儿子送去,然而没过多久就被退了回来。

 

听了小宫女转述的理由之后,静妃陷入了沉思。

 

 

(2)

 

梅长苏听说了这件事,也很担心。

 

毕竟自从萧景琰跟他混过一段时间之后不管得什么病都还是活蹦乱跳……前情略过,他认为靖王闭门拒客,这一点非常奇怪。而且连着几天不上朝,难免朝中会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流言,甚至皇帝会怀疑萧景琰在暗地谋划什么。因为这种理由不明的病而节外生枝,实在太憋屈了。

 

梅长苏认为自己需要了解一下情况,只是他有点担心靖王府的人会连他也拒之门外,毕竟他半夜去拉密道的铃都没人来应。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列战英一听苏先生来了,跟见了失散多年的父母一样,几乎是痛哭流涕的模样,就差以头抢地了,哭着喊着先生你可算来了,殿下快不行了你快进去看看吧。

 

……快不行了是几个意思。

 

最近没听说景琰受伤了,难不成誉王还暗中给他下毒了不成?可是既然你都快不行了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还等我自己找上门来?真当我吃了十三年的药是白瞎的还找不到大夫给你治了?

 

虽然内心戏很精彩,但梅长苏听了列战英的话之后还是挺揪心的,眉头一皱,立刻跨步走了进去,黎纲和列战英连忙跟在后边。

 

然而萧景琰并没有像梅长苏想象中的那样躺在榻上气若游丝奄奄一息啥的,反倒是坐在案前坐得端端正正,脸色也不像病过,整个人显得挺精神的。

 

你这哪是快不行了的样子。

 

腹诽了一句之后梅长苏还是为萧景琰并无大碍而放下了心,完全没有去想列战英为什么那样说,在离萧景琰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站稳了,定了定神,作揖道:“靖王殿下。”

 

萧景琰将刚看着的文书放到一边,抬头看了梅长苏一眼,眼中露出殷切的光芒,语气却是冰冷的:“呵,先生终于从腐朽的红莲盛开的深渊中归来了吗。”

 

……

 

???

 

 

(3)

 

列战英露出悲伤的眼神:“殿下从几天前开始就忽然变成这样了,只要一开口就是这种奇怪的话,因为病状过于怪异所以没有告知外人。目前知情的只有这几天跟殿下说过话的人,以及静妃娘娘。”

 

萧景琰:“世人是无法理解吾之孤独的。”

 

梅长苏:“……”

 

尽管他很想来一句“你闭嘴”,但迫于身份,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殿下用纸笔也不能与人正常交流吗?”

 

萧景琰神情复杂,拿起一旁的笔,然后不受控制地在纸上划了个大大的“殺”字,后面还跟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符号。

 

然后他放下笔,用悲戚的眼神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觉得他的眼神好像在说“你看果然没人能理解我的孤独吧”,于是用悲悯的眼神看着他。

 

看来这人是真的快不行了。

 

梅长苏轻咳了一下,说道:“这种疑难杂症,恐怕连苏某宅中的宴大夫都不曾见过,如果连静妃娘娘都没有头绪的话,那么……”

 

萧景琰动了动嘴唇,大概是习惯性地想接上他的话,然而一开口就成了:“此乃天命,亦是吾在从深渊中脱出所必经的罪恶之火的淬炼……”他一脸崩溃地说,“在混沌与扭曲之中,只有敢于与天命为敌之人方能挣脱桎梏获得新生……”

 

场面陷入了迷之沉默。

 

“……苏某可以派江左盟中人去打听关于这种病症的消息,同时也可以尝试联系一下江湖郎中……”

 

梅长苏面无表情地说,仿佛在强行念台词机械地读着经文。

 

列战英对梅长苏肃然起敬。不愧是苏先生,竟然还能这样面不改色地与殿下对话。

 

……还有,殿下你能不能别说话。

 

一旁的黎纲好像还没弄懂什么情况,但列战英看得出来他很想笑,因为他感觉自己也憋得很痛苦。

 

然而萧景琰忽然神色一滞,几乎是颤抖着张口说道:“先生如此上心,莫非是爱上了本王?”

 

 

(4)

 

很久之后列战英再次回想起那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

 

如果让他用一句委婉又小清新的话来形容殿下说出那句惊世骇俗的话之后的情景,大概是“世界在这一刻静下来”。

 

 

(5)

 

黎纲和列战英不约而同地向萧景琰投去了惊恐的目光,然后惊悚地发现萧景琰的表情像是要裂了一样。

 

“……”

 

梅长苏沉默了一下,继续说:“苏某不才,江湖郎中还是认识几个的,不排除其中会有人听说过这类病症……”

 

梅宗主显然放弃了治疗,开始自动过滤萧景琰说的话,只顾着念自己的台词。

 

“先生,你这是在玩火。”

 

“这几天不出门是对的,但是时间久了难免会遭人非议,关于这点我想请列将军……”

 

“呵,先生在这种时候竟然还假装想着别人,是不是过于口是心非了?”

 

“……”

 

“……”

 

两人同时沉默,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崩溃又受伤的眼神。

 

萧景琰你有话好好说,说不好能不能求你别说话。

 

 

(6)

 

后来蔺晨被梅长苏一纸飞鸽传书召唤过来了,跟萧景琰说了几句话之后跑出去笑了半个时辰,之后一边被飞流踹一边笑,跑回来了还在笑。

 

梅长苏简直怀疑他是不是被人点了笑穴。

 

 

(7)

 

再后来。

 

“先生,我这几天辗转反侧,想来还是对你……”

 

“殿下,蔺晨上回开的药还没吃完吧?每隔三个时辰一次,请务必记住。”

 

 



(8)

 

今天的世人,也依然没能理解靖王殿下的孤独。

 

 

 


END

 

后续走这里

 

咳,其实就是井盐半途从中二病频道转到了霸道总裁频道...

那啥,窝本来想填坑的,但是刚从学校回来又要肝LL的活动还是让我先自挂一会儿东南枝...

评论(55)
热度(369)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