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七夕夜与孔明灯(迟到七夕贺)

※ @叶蔚暮 叶砸点的七夕毒(?)&迟到的七夕贺

※画风魔性,ooc

※迷之时间线,没有逻辑

※不要问我标题为什么这么二,最近看了日本解说的世乒赛决赛,整个人都二了

 

 

-------------------------------------------

(1)

 

“我觉得,如果你直接冲上去就说先生我喜欢你,他估计会觉得你没睡醒或者没吃药。”霓凰冷漠脸。

 

豫津点头赞同:“对,所以我们要制造一点气氛,要显得景琰哥哥是真心实意的。”

 

萧景琰:……难道我说话看起来很不真心实意吗。

 

蒙大统领用十分痛苦的表情思考了片刻:“话说回来,殿下你打算用什么理由把苏先生约出来啊?”

 

全场静默,众人注目萧景琰。

 

“……”萧景琰沉默了一下,“七夕夜出去赏花灯?”

 

……

 

你以为是元宵节吗。

 

 

(2)

 

“好吧,”霓凰放弃了治疗,“我们可以组织一下金陵的老百姓,七夕那天家家户户出来挂花灯,为太子殿下营造气氛。”

 

“哦哦哦!”蒙大统领来劲了,“我们还可以组织一下老百姓在殿下开口的那一刻一起放孔明灯!到时候背景都是星星点点的灯火,先生一定会被感染到!”

 

所有人都向蒙挚投去不可思议的眼神。

 

“你们的想法太妙了,”豫津一脸难以置信,“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可以把七夕过得跟元宵节一样。”

 

“……我又说错话啦?”蒙大统领神色尴尬,小声嘀咕说,“以前不也有人这么干过嘛……”

 

“等等啊,豫津,”景睿谨慎地开口,“七夕是你的生日吧?”

 

“你不会连我生日哪天都忘了吧?太没有爱了。”

 

“不是,”景睿无奈地拍了一下豫津,“我是说,那天你办个生日宴,把苏兄也请过去,然后太子殿下再找个理由把苏兄约出去散步不就好了……”

 

这回所有人都把不可思议的目光投向了景睿。

 

“景睿你可以的,”霓凰说,“去了南楚一趟回来整个人的城府都深了。”

 

豫津仍然是一脸难以置信:“你居然连我的生日都要利用?太没有爱了。”

 

萧景睿忽然不是很想继续待在这里听这堆人瞎扯了。

 

“好好好!”蒙大统领专职圆场,“那就按这个路数来——或许我们还可以仿照牛郎织女的故事来策划一下。”

 

霓凰:“我自愿当西王母。”

 

“诶这个好玩!”豫津跃跃欲试,“景琰哥哥把苏兄约出去,然后我们不停从中阻挠,最好能把两人分开,最后两人历经困难险阻,终于在桥上相会!然后景琰哥哥就可以告白了!”

 

“我们还需要计划一下路线,”蒙大统领说,“这附近有桥吗?”

 

霓凰冷漠道:“没有就造。”

 

景睿神色略有迟疑:“我担心苏兄……”

 

豫津一锤定音:“就这么决定了!”

 

萧景琰:……

 

你们问过我的意见吗。

 

 

(3)

 

萧景琰是在七夕前三天下定决心要向梅长苏表明心意的。

 

然后不知为什么,戚猛知道了。再然后,这堆人就都知道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演变成一群人在他屋子里围坐着为他出谋划策的景况,但是萧景琰认为他们也是出于善意,便放下了心里的尴尬。尽管当这群人一直在讨论为什么牛郎织女相会要用喜鹊我们没有喜鹊啊那用鸽子吧找某某人借个几百只之类的话题的时候,他很想假装不认识这些人。

 

但他心里还是慌得紧。虽然这些人嘻嘻哈哈地讨论着,好像这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

 

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让苏先生接受表白是多难的事情啊。萧景琰忧伤地想。他甚至觉得这群人是早就预知到他会被先生无情拒绝,所以提前来给他出几个不靠谱的主意以便以后可以拿来当饭后笑料。

 

不靠谱归不靠谱,七夕终于还是到了。

 

萧景琰跟上战场一样,在部将悲戚的目光注视下,悲壮地出门了。

 

 

(4)

 

一切都按照套路中地顺利发展。

 

萧景琰成功地在豫津的生日宴快结束时把梅长苏约出去散步,虽然他说话时表情很僵硬,但对方即使是注意到了也不会说什么的。这也不是什么不合理的请求,所以梅长苏也只是挑了挑眉,便答应了下来。

 

然而没走多远萧景琰就注意到有几个人悄悄跟在后边。

 

梅长苏倒像是没注意到一样,一直在抬头看街上两道房屋挂着的灯笼。萧景琰听见他小声说了一句十几年没回来怎么金陵老百姓都这么会玩了。

 

……

 

萧景琰觉得自己大概是听错了吧。

 

两人在江边漫步时,江上已经漂起很多盛着烛光的纸船。萧景琰看着这番景象,忽然想起自己很久很久以前也干过七夕来放纸船的事情。

 

但那个时候他是怀着什么样的祝愿呢,不记得了。

 

他记得那一天他是跟小殊一起来的,然后他就跟小殊一起看到了满天升起的孔明灯。

 

金陵城里一向都没有青年男女会在七夕夜集体放孔明灯,那时候恐怕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为了向心上人告白才策划出的风景,所以蒙大统领说出来的时候他也不觉得惊奇,反而觉得确实是挺有意思的。

 

梅长苏此时也垂眼看着江上的纸船,好像也在想着什么。萧景琰看着他眼里映着江上点点的烛光、像是回想起什么美好的事情似的嘴边浮起清清浅浅的笑来,忽然心里动了动,抬手轻轻捏住对方下巴,凑上前去。

 

梅长苏也不知是被他吓住了还是怎么着,也没有挣脱他,就这样静静地对上他的眼睛。

 

如果他就这样贴上去的话,夜色笼罩下周围谁也不会注意到。

 

但他凑上前去后,凝视了对方片刻,又在咫尺之间松开了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转过身:“走吧。”

 

梅长苏点点头,神色并无分毫的不自然。

 

 

(5)

 

“哎呀!”蒙大统领捶足顿胸,“刚刚气氛那么好!怎么不亲上去呢!”

 

“关键时刻居然怂了,”霓凰还是一张冷漠脸,“我们放弃西王母计划真是便宜他了。”

 

豫津在树后狂笑:“哈哈哈哈哈以后我们可以狠狠地嘲笑景琰哥哥啦!”

 

萧景睿:……我可以回家吗。

 


 

(6)

 

两人走到桥中央时,梅长苏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向不远处望去。萧景琰心下觉得奇怪,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

 

在两人同时望过去的那一刻,江两边忽然陆陆续续地升起了孔明灯,灯缓慢而轻柔地飘到半空,温柔的金黄的光点让整片昏沉的夜空都璀璨起来,连明月都被灯火覆盖而黯然失色。

 

此时两人身后也是满天的孔明灯,如同漫天的流萤。

 

梅长苏就在这时回过身来,温和而又淡然,眼中映着流萤般的灯海,仿佛盛着万家灯火。

 

“殿下,我心悦你。”

 

他说这话时脸上仍然挂着清清浅浅的笑,仿佛要融化在身后温柔的灯海中。

 

 

(7)

 

萧景琰所不知道的是,七夕前为他出谋划策的那几个人,十三年前也为林殊做过同样的事。

 

只是那个时候,满天孔明灯升起时,看着萧景琰眼里满满的惊羡,林殊忽然觉得,就这么看看也挺好的,于是就把那句话藏在了心里。

 

只不过一藏就藏了十三年。

 

 

(8)

 

梅长苏所不知道的是,萧景琰捏着他下巴凑上去时,也忽然觉得,就这么看看也挺好的。

 

所以当他说出那句十三年前林殊没能说出的话时,他并不知道萧景琰心里其实是忽然释然了的心情。

 

这句话被两个人各自藏了太久,等了太久。

 

 

 

(9)

 

但只要说出口了,就为时不晚。

 

 



 

END



说好的投毒为啥画风忽然正经了一下(惊恐脸

这是一个景琰想套路先生结果被先生套路了的故事

某篇魔性吃药文的后续大概要拖到下周了...(惆怅望

助攻组:连告白都是苏先生先开的口殿下你还行不行了


评论(8)
热度(114)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