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云中雁

※突发,短小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一个简单的故事


-------------------------------------



云中雁

 

1

 

时至今日,萧景琰仍会时常想起第一次与林殊一同参加春猎的情景。

 

林殊那时一学到什么新东西,就迫不及待地要跟萧景琰炫耀。于是他们两人偷偷溜出去,林殊指着天空中飞过的大雁,一脸严肃地说:“你记得,以后千万别射落这些大雁。说不定其中的哪只大雁,就带着我们边境将士寄回家里的家书呢。”

 

萧景琰不敢怠慢,赶紧点头,然后虔诚地抬头看着大雁曾经飞过的天空。

 

林殊看着他这般严肃,不由得笑出声:“我逗你呢,你也信。”

 

萧景琰摇摇头:“可是说得很有道理,归雁携家书不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典故了吗?”

 

林殊啊了一声,嘀咕道:“父帅可不是这么说的。”

 

萧景琰好奇地问林帅是怎么说的,林殊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似乎是要故意卖关子吊他胃口。然而萧景琰并不吃这套,林殊不说,他也便不放在心上了。

 

林殊见他没兴趣,一时也兴致缺缺,便不再与他谈论这个话题,转头又去找乐子去了。

 

以至于,直到很久以后,萧景琰都没能知道那个时候林殊到底想说什么。

 

 

 

2

 

萧景琰牵着马走过来,看见梅长苏正抬头望着天空出神。

 

他不禁问道:“先生在看什么?”

 

梅长苏回头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似乎心情不错,答道:“云中雁。”

 

萧景琰好奇地跟着抬头看了看,但见天上白云片片似在游动,天空湛蓝纤尘不染,静谧而纯粹,独独没有飞鸟划过。

 

于是他便又认真地看着梅长苏:“先生当真好雅兴。”

 

梅长苏道:“殿下当真好风采。”

 

他笑眯眯地看着萧景琰,让萧景琰窘了一下。

 

萧景琰知道梅长苏在说他在狩猎场上的表现,一路走来各个世家公子都向他投来或敬佩或羡慕的目光,王公大臣均是对他赞叹不已。

 

然而旁人的褒奖他都听若未闻,偏这人随口一句就轻易撩动了他的心思。

 

萧景琰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窘迫,而后又若无其事道:“先生在看云中雁,可看出了什么?”

 

梅长苏难得地懒散道:“苏某驽钝,只是随意看看罢了。”

 

萧景琰再次抬头望着天空,这次却久久没有把目光一回来。他似是看得出神,又似是回想起了前尘往事,喃喃道:“我以前有一好友,曾与我说过……”

 

梅长苏没有偏过头看他,眼中一片淡然如同那片平静的天空,看不出情绪。

 

片刻后萧景琰笑了一声:“……他什么也没说,我也没问。”

 

顿了一下他又道:“想来还是应该问问的,谁知道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了呢。”

 

梅长苏终于偏过头注视着萧景琰,酝酿了许久,才开口低低地说了一句话。

 

 

 

3

 

萧景琰从梦中惊醒。

 

静默良久,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从梦中醒来。

 

梦与现实,他已分辨不清。这样的梦做了太多,太久,他也再不能辨清哪些是过往,哪些是臆想。

 

正如梅长苏其人,在萧景琰生命中留下了短短两年的时光,却如雪落无痕,又如云中雁飞过,不肯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

 

那究竟是梦还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不记得了。就连梦里梅长苏究竟说了什么,他也想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在那个梦里,处处温柔缱绻,却总有一处,空空荡荡,苍苍茫茫。

 

 

 

4

 

庭生正在教小皇子搭弓射箭。小皇子笨拙地拉着弓,涨红了脸都不能把弓拉尽,沮丧地看着庭生。

 

庭生道:“不用伤心,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连弓都没碰过呢。”

 

彼时庭生在小皇子面前已经有了大哥哥的姿态,眉眼间犹有几分当年祁王的意气风发。

 

萧景琰走近了,听见庭生在跟小皇子说:“你且记住,等你会射箭了,看见天上的大雁,千万不能射落。”

 

小皇子奶声奶气地问为什么呀,庭生笑道:“边境将士的家人还在等家书呀。”

 

而后他注意到萧景琰走近,便站正了身子,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萧景琰问道:“这些有谁跟你说过吗?”

 

庭生有些疑惑地思考了片刻,而后道:“也许是苏先生说过吧。”

 

萧景琰还没回应,庭生又道:“不过,先生也说过,还有别的解释。”

 

萧景琰嗯了一声。庭生默默等着他问是什么解释,然而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提问。看着萧景琰转身离开,他愣了一会,而后没有过多思索便把这件事置之度外,继续带着小皇子到别处玩去了。

 

 

 

5

 

晓星寥落,晨光泱泱,一朝梦醒,露结成霜。

 

 

 

6

 

他只知自己依旧希望能够得到那个答案,也许得到了,便不会沉沦在梦中。

 

可他不问,那人怕是永远都不会说。

 

思及至此,他提起笔,抛掉自己以往规矩方正的笔迹,龙飞凤舞地写下。

 

——所以,你那时候到底想说什么?

 

 

 

7

 

弯弓莫射云中雁。

 

归雁如今不寄书。




END




其实这句诗的大意是战争已经结束军队凯旋,不需要再射落大雁获取军报了...

然而我第一眼就曲解了,脑补了一个悲情的故事


评论(9)
热度(92)
© 曲桐|Powered by LOFTER